EB

黄小厨

小言风!小言风!小言风!

一个磨磨唧唧扭扭捏捏的谈恋爱的故事。




街对面的铺子在空置了一个多月后,终于有了新的主人。

那阵子正是七月天,黄渤冰激凌店的生意好了起来,逛街的小情侣们手拖着手嘻嘻笑笑走进店里,一份草莓芭菲,非要你一勺我一勺互喂着吃,还嫌这奶油不够甜似的。黄渤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一意给顾客挖着冰激凌球。他这一行做得挺久,久到后排居民楼里曾经摇摇晃晃出来打酱油的男孩都快过完了青春期。楼里的小孩都喜欢他,进门来扒着柜台仰着头,奶声奶气地冲他说:“叔叔,给我来一个甜筒。”

他忙忙碌碌,一站就是一整天,每晚打烊之后只想着回去好好洗个澡,再舒舒服服往自己床上一躺。他睡眠质量其实不太好,老失眠。

回家的时候习惯性往对街一瞥,看看那间正在装修的铺子,也不知道会是家什么店,就见到门口围着三块高高的板,上面印着四个黄色的大字:敬请期待。

 

黄小厨正式开张的时候黄渤正在给一个小姑娘做甜筒,听到街对面一阵闹哄这才抬起头来。原本神秘兮兮立着的挡板已经被撤了下来,挺大的门面,正中悬块招牌,上书三个龙飞凤舞的字:黄小厨。店门口一左一右站着两个服务生打扮的青年,正卖力吆喝着:“黄小厨今日开张,各色菜肴一律七折——”

 

原来是开了家饭馆。

 

本来就是吃午饭的点,半个小时还不到,就聚拢了好几层看热闹的人。左边那青年看着机灵,他生得挺俊俏,笑起来颇有几分网骗的意思,冲上去拉住人姑娘的小臂不撒手,这位姑娘,你长得这么好看,进来吃个饭呗,鹅。另一个皮肤白些也腼腆些,嘴一抿,露出俩酒窝。

逛街的小姑娘三五成群,半推半就进去了好些。

 

呵,还带这么做生意的哦。黄渤远远看着,忍不住冷哼一声。

 

北京虽属温带,夏天受副高一控制,照样热得人发晕。吃饭的人从店里排到店外,火热程度和这天气略有一拼。黄渤伸着脖子正在看热闹,柜台突然被人重重一拍,惊得他一个哆嗦。

“卧槽别吓人啊?!”他条件反射向左边一躲,手肘撞到墙上,动静大得连带着上头挂着的营业执照也抖了三抖。

“对不起对不起,没想吓着您。”始作俑者努力想摆出一个诚恳的正经表情,他眼睛老大,里面的笑意藏都藏不住,边道歉边回头往黄渤之前看的方向张望了几眼,问:“刚刚在看啥呢,这么投入。”

“还不是对面那家新开的饭店,都吵吵闹闹好几个小时了,也不知道那老板是怎么想的,这年头居然还想着用美男计来拉客源。”

“甭管他用什么计,你看他们生意那么好,那就是好计,”男人指了指门口排队的那群人,冲黄渤说,“你帮我数数那儿的人数,有多少个排队的,你就给我做多少个甜筒,我一会让那两个使美男计的来拿。”

黄渤愣了一秒,有点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你在那儿上班的啊?”

“我?我是那儿的老板。”

 

黄小厨的生意依旧火爆。等位的时候还有免费的甜筒吃,客人对饭馆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黄渤从那两个服务生的口中打听到,他们老板叫黄磊,经营着饭馆的同时也顺带着收了几个徒弟,做饭贼好吃。

自从第一天中午店门外排队的食客对黄渤的冰激凌一通赞美之后,他意外地荣升成了黄小厨的长期合作伙伴,每天给街对面等位的顾客供应甜筒,生意竟比往年夏天好了一倍不止。

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大眼睛的老板偶尔会靠在门口发发呆,起初看到黄渤只是点点头打个招呼,后来干脆穿过马路,跑过来找他聊天。

 

“小渤你这店开了多久了?”

“小渤你这儿什么口味的冰激凌卖得最好?”

"小渤你今天生意不错啊。"

"小渤你一般午饭怎么解决?"

“小渤,你以后干脆上我这吃饭得了,反正也就多一双筷子的事情,我不收你钱。”

 

那一年北京入秋稍晚一些,然而九月下旬的免费甜筒已不能成为吸引客源的理由。黄小厨推出了新的活动,饭后赠送的热腾腾的柿子饼就是其中之一。

黄渤起初不太好意思去对街蹭饭,那天被黄磊强行拉去尝了几个菜之后,就真有点收不住了。

黄磊做饭真的贼好吃。

冰激凌店关的早,他就跑到对面去帮忙。黄磊进了后厨房忙活了一会,端出来四碟热腾腾的菜,起名黄小厨四大碗儿。

有时候下酒,有时候就着白米饭。一顿饭能吃上个把钟头。

 

“黄老板黄老板,就算现在天气冷了没人吃冰激凌,你也得照顾着点我的生意啊。”

“诶小渤,你可别得寸进尺啊。”

 

黄渤回家的时间渐渐晚了,偶尔甚至会呆到黄小厨关门的时候。他俩的家离得不远,正好顺路。

步入深秋的北京,路边积着层薄薄的杨树叶。黄磊不走寻常路,每一脚都要踩在叶子上。

“我小时候就可喜欢玩这个,小渤,你听这喀拉喀拉的声儿。”

他翘起的头发随着步子一颠一颠,后脑勺的发旋被染成月牙白。

 

孙红雷是黄磊的朋友。他高个子小眼睛,成天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蹭起饭来毫不含糊。黄磊在角落里搭了个桌子,名曰软饭角,专门给他留着。自从黄渤也来蹭饭之后,这小角落的名字也得改了,现在叫做友谊天长地久,孙红雷自然是最高兴的,嘴巴一咧,诚恳地表示他愿意每天来这里直到天长地久。

“小渤,我听磊磊说你开了家冰激凌店,那我以后要是带着女朋友上你那,你可不能收我钱呐。”

 

双十一那天凌晨黄磊网购了五台电视,从那以后起每到晚上七点,新闻联播的音乐就响彻整个饭馆。

装了电视就是不一样,黄渤坐在友谊天长地久的角落里,拿着遥控器换着台。八点档的家庭伦理大剧,十点档的国产电影。

孙红雷晚上有事没来,男人帮就剩他们两个。电视里一场电影放到十一点半,结束后俩人收拾收拾馆子,就准备回家。

黄渤酒足饭饱,他半张脸缩在厚厚的围巾里,靠在墙边看黄磊锁门。也许是那场电影给撩的,他兴致突然有些好,话没过脑子就溜了出来。

“哎,来我这吃个冰激凌呗?”

“这么冷的天你请我吃冰激凌啊。”

 

他俩靠在打了烊的饭店门口吃甜筒,说话时嘴里哈出团团白气。手表上的数字在滴答声之后跳到12,他们那片街区静的早,孤零零的路灯一照,就把影子拖得很长。

黄渤老大一人,非要学人姑娘吃草莓味,舌尖在冰激凌的旋儿上一卷,又甜又凉,不一会就被口腔暖得融化开来,再心满意足地咽下去。

那儿环境挺好,氛围更好,就算嘴里满是甜得腻人的味道,也算是没辜负对面长亮到此刻那一户鹅黄色的灯光。

 

黄渤做起了热饮的生意。依旧是逛街的小情侣,依旧手拖着手。双颊红红的小姑娘要了杯热可可,转过头冲身旁的男孩笑得明媚。黄磊靠在柜台边,看到黄渤的刘海上沾到了水,想也没想就伸手想帮他擦。结果人家可不领情,头往后仰了仰,给躲开了。

“诶,别动手动脚的啊。”

“怎么,还不让碰啊。”

还是这么冷的天气,坐在台阶上吃甜筒似乎成为了每周三打烊后的日常。黄渤老说黄磊眼睛太大,里面藏着什么感情总是让人一目了然。他自诩喜怒不形于色,然而再些微的表情也能被黄磊尽数看了去。

 

友谊一天天变质发酵,而彼此心照不宣。对他俩而言,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其实也就一个眼神的事。

 

孙红雷一向是最大大咧咧的,最近也开始嫌他们不害臊。

“你说怎么姓黄的都一个德性呢,本王真是没眼看。”

话虽这么说,饭还是要天天过来蹭的。

 

周三的甜筒活动举办了四轮就给取消了,黄老板表示要不是为了和小渤多说会话,谁肯吃着这么凉的东西一边吹着冷风啊。

 

 

 

冬去春来,黄小厨新推出了一批时令菜,由专业美食试吃家黄渤先生和孙红雷先生倾情推荐,吃过的都说好。

当然还少不了最新优惠——只要在对街的冰激凌店里消费,凭该收银条到黄小厨吃饭,店里所有的菜肴都能打个九折。


END

评论(18)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