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B

人偶(3)

       那顿晚饭之后,他俩的来往勤了许多。

       他师公打蛇顺杆上,一双眼睁得老大,慢条斯理地说着煽动人的话,“小渤你看,你一个人住,我呢也一个人住,你不如上我家吃饭,一来你不用自己下厨,二来又有人喝酒唠嗑,岂不美哉?”

    “你养的那个人偶呢,人偶不是人?”

    “人偶可不能帮我打下手。我跟你说,你来我这吃绝对值,你相信我。”他师公正在烤饼干,背对着午后的阳光从厨房探出半个身子跟他说话。他穿着白围裙,戴着粉色的加厚手套,那架势俨然是个职业糕点师。不过一会烤箱的嘀嗒声停止,整间屋子都漫着股奶香味,闻着就让人垂涎。

       他最后还是被说动了。

 

       蒸腊鱼、炝炒圆白菜、鲜花椒凉瓜、芽菜肉末四季豆、莲藕排骨汤。一礼拜的时间,每天翻着花样的来,愣是把他师公的拿手好菜吃了个遍。

       黄渤吃人嘴软,每一顿饭都被他添油加醋赞美一番。这个好吃,那个也好吃,简直人间美味,说话的时候腮帮子里塞满了饭。他师公笑嘻嘻地给他夹菜,说,来,小渤,这鱼你再多吃一块。

       与他一模一样的人偶坐在左手边,两颊同样鼓起来,一边扒拉着饭一边含含糊糊地冲黄磊抗议:“你怎么不给我夹菜呢。”

 

       刷碗的任务自然而然落到了黄渤身上,人偶吃完饭就跑进房里把门一关,他师公靠在厨房门口,有一搭没一搭聊聊家常。

       每晚十点准时回家。

       回去的时候吹着晚风,酒意上头,倒也不觉得冷。

 

       他师公为什么只买了他的人偶,他到底还是没问出口。

 

       迷你师公表示很不开心。他穿着黄渤给他买的格子睡衣坐在门口的软垫上,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质问他刚回到家徒孙:“小渤你这个骗子,你每天出去大鱼大肉好吃好喝,我还得自己搞定晚饭。”

       黄渤哭笑不得。“当初让我去吃饭的是你,现在不开心的也是你。老话讲不作死就不会死,你这么厉害的脑子怎么这点弯都转不过来,这事儿可怪不得我,天地可鉴啊。”

       他师公一记眼刀飞过来。只可惜他太矮,只能仰着头瞪黄渤,湿漉漉的刘海盖在额头,手上还抱着瓣吃了一半的橘子,看起来一点威慑力也无。

 

       黄渤盘算着回青岛几天,吹着家乡的海风尝尝海鲜游游泳。人偶自然是不能带的,把他那对一日三餐挑挑剔剔的师公托付给谁是个大问题。为此他特地列了张可能腾得出空的好友清单,最后鬼使神差地拨通了孙红雷的电话。后者一听是这等趣事,立马豪爽地表示他家大门永远为黄渤打开。

    “黄渤啊黄渤,你是傻呢还是傻?你把磊磊放我这,你不怕我把他给玩死啊?”

    “你玩他我不介意,随便玩。就是这事不能和黄磊说,我知道你俩关系好,但这不意味着你能跑去给他通风报信,知道?”

    “知道知道,多带点土特产回来,你可以滚了。”

      黄渤离开的时候一步三回头,不是担心他师公,而是怕孙红雷整出些幺蛾子。他越走越觉得自己又做了个不太明智的决定。

      他好像真有点五行缺心眼。

      迷你师公更不开心了。他本来体力就不太好,现在又被一个高他六倍的人类追着满屋的跑,追着他的人边跑还边扯着嗓子喊:“磊磊,你咋变小了还这么胖呢。”

      人偶虽然是流水线上的产品,性格上和思想上却与真人无异。对于一款黄磊的人偶而言,给人洗脑的能力就是开发时设定好的必然技能。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更何况对手是个孙红雷。

      他住进去的第二天就已适应良好。可以面无表情地对孙红雷天马行空的逻辑和过分夸张的肢体语言进行大批量忽略,敌疯癫若脱兔,他沉稳如磐石。

    “红雷,今儿个天气这么好,咱上黄磊家蹭饭怎么样。”人偶故技重施。他坐在沙发扶手上吃葡萄,电视里正播着红雷强行放给他看的《潜伏》。

    “磊磊你是不是当我傻,我答应过黄渤不暴露他的,当时你也在旁边听着,现在你怎么可以提这种提议呢,你真是太阴险了。”孙红雷义正言辞地谴责他,边说边狠狠地把葡萄往碗里一砸,特入戏似的。

    “不是,红雷你看,我跟你这么久的朋友,我什么想法你知道,现在小渤什么想法你也知道一些,你答应了小渤是应该遵守承诺,可是你确定你是在帮他?挑明了说总比藏着掖着好,你智商这么高,这点肯定想得清楚,”他嘴上说着,手上还在剥葡萄皮,看了看孙红雷犹豫不决的神色,又加了最后一句话,“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红雷,你到底帮不帮我?”

    “磊磊,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经过深思熟虑,我孙则成同志决定马上叛变。”

      ——马上叛变。    


评论(20)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