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B

人偶(2)

    一盘小炒,一碗花生,就是全部的下酒菜。他师公对伙食的要求比较高,可由于体积太小掌不动勺,又不愿意叫外卖,所有的怨念都化作没日没夜响在黄渤耳边的枕头风,他受不了,便也半心半意地跟着学了几个菜,一来二去厨艺倒是有了些长进,然而终究抵不过呆在家里养出的懒病,所以即便是菜做得好了,开灶也只是偶尔的事情。

    他把面条丢进锅里煮着,回到客厅看到他师公坐在餐桌上,正吃力地抱着一个白瓷酒盅,见到他就招呼:“小渤,来,帮我把酒倒满了。”

    倒满了你喝的完吗,杯子要是再大点你都可以在里面游泳了好吗。他心里想着,嘴上却没敢说出来,还是沉默着照做了。

    他师公笑嘻嘻地看了他一眼,就扒拉着杯沿把脸埋了进去,他抬起头的时候唇上蒙了层透明的酒色,衬着原本较淡的唇色也鲜艳起来,唇瓣开开合合,看得人心里一阵痒。

   “小渤你愣着干什么,吃菜啊。”他说。

    他们喝着酒,从新闻联播的时段聊到深夜档,聊到花生壳堆成小山瓶里再倒不出一滴酒,有那么一会他们就像是两个相识多年的老友在话题与话题的间隙享受宁静,然后他师公哼起了歌。

    第一首是啦啦歌,然后是谣言,最后是我想我是海,一瞬间他又是那个长发翩翩的青年,他声音不急不缓一如往昔,好像唱的是与他毫不相关的事,歌里却有感情。大部分的时候黄渤会跟着他唱,他们的声音交叠在一起意外和谐,在电视声被开到最响的客厅里隔出了块属于两个人的安静领域,另外一小部分的时候他就会忍不住地想,这人偶做得可真他妈的好,好到他差点信以为真。

 

    他渐渐习惯了在空荡荡的家里还有另一个人陪着。这样的日子过得快且充实。人偶的衣服从一开始的一小格抽屉到占据了一整个床头柜,多到他师公可以一个月穿衣不带重样,他师公老拿这事叨叨他,可他就是忍不住买买买。

    那个月的第二个星期五本来和之前的任何一天都没有什么不同,他和人偶在沙发上看电视。日常的十点档电影,放的是他的心花路放,他拿起遥控器想换台,被他师公一把夺过。

  “别换台,我还没看过这部呢。”

    他们安静地看了一会,他师公突然说:“诶,小渤,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过两天叫黄磊来吃个饭吧。”他说话的时候目光仍停留在屏幕上。他的脸被电视机的光照得明明暗暗,侧脸的线条依旧分明,看起来温和又坚定。

    他刚想反驳你不就是黄磊吗,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人偶说的是他师公本尊。这一认识让他迅速慌了神,要是被他师公知道他在家里养了个迷你师公,指不定那只老狐狸会怎么想他,要是被当做了变态那还了得。

  “哦,我没事干就得找我师公来?我没事找事啊?我吃饱了撑着?”

    人偶没说话只是笑笑,他右边的唇角向上扬起一点,是他笑起来的习惯。黄渤心虚地看着他,百分百确定他师公又在打什么不太好的主意。

 

    他最后还是没拨通他师公的电话,倒是一个星期后,他师公发短信给他,问他愿不愿意到他家去吃饭。他第一反应就是去找人偶算账,他冲到客厅看到他那小小的师公正坐在沙发上吃苹果,自从他学会了抱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水果刀切水果这一技能之后,他就会把水果都切成小丁,然后一块一块啃着吃。

   “你干了什么?”黄渤问他。

   “蛇嘛蛇嘛?”他师公一嘴的苹果话都说不利索。

   “黄磊刚刚问我要不要上他家吃饭,你干了什么?”他没忍住还是翻了个白眼。

   “你师公就是我,我就是你师公,我想让你师公来吃饭就等于你师公想让你去吃饭,懂?”人偶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表情讳莫如深。

 

    他师公的确烧得一手好菜,下菜翻炒加料出锅一气呵成。黄渤自诩厨艺大有长进,在旁边看着还是忍不住直夸。

    黄磊把最后一盘菜端到桌上,冲那两个酒盅努了努嘴,“小渤,来,帮我把酒倒满了。”

    这场景好像有点太过于熟悉了。

    他倒完了酒坐下来,手还没碰到筷子,他师公说:“先别吃,还差个人,小渤。”他喊的是他的名字,眼睛却看向卧室门口,他顺着那目光看过去,见到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偶,穿着件藏青色的卫衣,斜刘海,小眼睛,眼角一颗泪痣,正扒着门框站在那里。

   “小渤,这是小小渤。”


    TBC

    小小渤没酒杯,因为黄老师不让他喝。

评论(2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