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B


 

  “嘿,上午发给你们的Destiel文不错吧,这可是我这个月看过的最好的一篇了。”当Jared提着瓶啤酒挤进他的两位同事之间的时候,他也成功获得了白眼两枚。“说了多少遍,我对我和Jen的角色所组成的配对一直抱有羞耻的旁观者态度,你他妈就是记不住,”Misha用手肘顶了顶立马就黏过来的大个子,然后就被他那长手长脚的同事一把搂进怀里,“顺便说一句,那文可真够辣的,我敢打赌Jen看了个开头就不敢看下去了,这家伙就是个纯情小处男。”他说着向Jensen抛去一个眼神,那眼神介于挑衅与挑逗之间,Misha一贯的招式。被讽刺的那位却没有还嘴的意思,他鄙夷的看着搂作一团正认认真真的讨论着slash fandom的Jared和Misha,仿佛在考虑应该先把手里的杯子招呼到哪个人的头上。

  

  Jensen把Misha丢到床上,不顾因为用力过猛所导致的床垫下陷和床板不堪重负的吱呀声,对同事发出的类似于嘟囔的抱怨充耳不闻。他刚刚把喝醉后一直在跳猩猩舞的Jared半拖半扯的送回了拖车,一秒钟前又把酒精作用下废话连篇的Misha扔进了他自己的房间,一番功夫之后酒也醒了不少,纯棉T恤因为汗水的缘故紧贴在了背部,他只想好好洗个澡。

  “Jensen Ackles是个……处男。”他的手刚刚碰到门把手,身后便传来Misha的笑声,相当张狂的那种。黑暗中男人顿了顿,然后转过身来。那一瞬间他的脑中涌现出许多画面,比如把派狠狠的糊到那张漂亮的脸上,嘲笑他气急败坏的骂人的样子,比如偷偷把芥末放进他的咖啡里,享受他被辣到眼泪流出来时的愤怒神情,比如趁他熟睡的时候在他的脸上写字,第二天装作没事人一样混进笑话他的剧组群众之中——许许多多实现了的未实现的报复措施,然后这些画面渐渐消失不见,他想起了上午Jared发给他的那篇文。

  【猎人扯着那条戴反了的蓝色领带,拉近了与自家天使的距离。眼前是Castiel带着慌乱的蓝色眼睛,因为紧张而紧抿的干燥嘴唇,永远也剃不干净的胡渣,以及吞咽口水时上下滚动的喉结。

  “……Dean。”他的天使说。永远是这句话。像是劝诫。像是不敢苟同时的抱怨。像是性暗示。低沉的嗓音带来空气振动,而他心里的某一部分,也仅仅因为这样一句呼唤而震颤了起来。】

TBC

评论(1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