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B

【磊all联文】公司那些事

二十棒!

新的风暴已经出现,怎么能够停滞不前♪

bug都属于我。




王自健是二叔带进来的人。

彼时黄磊刚接管公司不久,他年纪轻轻却城府极深,身边又跟了几个一心一意的聪明人,为了巩固位子用上了不少手段,一些人迅速表明了忠诚,更多的人却躲进暗处虎视眈眈。二叔是黄家的长辈,他野心不小,头脑却不太好,即便在公司埋了些眼线,真正能为他所用的却没有几个。黄磊不忌惮他,但念在他是长辈,又看王自健确实有些能力,此人处事圆滑,又精于察言观色,若能忠心为公司效力也是好的,便说服董事会留下了他。

不出所料,王自健进公司之后便向黄磊说明一切,虽然仍旧和二叔在暗地里保持联系,但捎去的都是些无关痛痒的小事宜,并不会构成真正的威胁。他工作到现在也有好些年头,从来不曾滥用职权,即便是被孙红雷这号蛮不讲理的人物追着欺负,最多也只是在他听不见的地方抱怨几句。前一阵子黄昊的事情一出,黄磊趁势进行了一波人事变动,不少老黄家派来的人都被降了职,只有他不降反升,坐到了监事的位子,参与管理监督公司事务。


他和领他进门的二叔不同,和黄昊就更不同。他的确垂涎于黄磊所掌控的公司,究其理由却并非追求超出常人的权力更非施行不合理智的复仇,大概就是喜欢把人从最尖尖的位置打落吧。


他很确定黄磊还没有怀疑到他的头上,他穿着那套黏糊糊的白西服坐在黄磊屋里等了他足足四个小时,直到屋主人沉着张脸出现在门口——他身上湿漉漉的polo衫还来不及换,头发软软的垂在额前,完全敛去了平日里雷厉风行的样子——要不是王自健深谙这个男人到底有着怎样的手段,他几乎就要为这难得一见的狼狈而欢欣雀跃了。

“您怎么才回来?公司现在不方便说话,我想了想还是先到你家等你。”他从转椅上跳起来迅速迎了上去,语调里带着恰到好处的焦急,什么样的场合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没有一丁点的破绽。

黄磊审视的目光直逼过来,眼下这个局势信任谁都显得操之过急。公司上下都知道董事长领着部长们出去度假的事——拜孙红雷所赐,当然,他就忘记叮嘱了这一次——任何人都有可能趁虚而入。

“我们直接回了公司,”屋主人最终叹了口气说。他看着平静,神色间的疲惫却还是显露出来,“被盗文件已初步确认完毕,暂时关闭了小猪的权限,监控记录正在调,不过也指望不上能查出些什么。”

他话音刚落,走廊上就传来一阵又急又响的脚步声,紧接着卧室的门被人重重推开,孙红雷大步冲进来,他来势汹汹直奔黄磊而去,想也没想就伸手给了男人一个大大的熊抱,“磊磊你怎么一声不响就先回家了,小渤还死活不让我回来,你说他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咳。”被忽略的王自健发出了声音。

孙红雷这才转过头来,当他看到是谁的时候他的脸迅速垮了下来,伸腿作势要踢,“你怎么在这?你在这干嘛?还不去上班?你在这偷懒啊还是在偷懒啊?”

“红雷你就消停会,”黄磊制止道。他的脸色缓和不少,更多的是无奈,一边扯开孙红雷一边冲呆立着的王自健说,“自建你先回吧,雨也停了,有什么事情再联系我。”


男人恭恭敬敬应了一声,一副全然无害的样子,他低垂着头,嘴角抿出一丝笑。


【磊all联文】公司那些事

第十棒!!!

日天的戏份好像又多写了,我对不起组织!

本篇还是偏磊雷XD


车子驶了约莫三十分钟时间,右转拐进了一条僻静的街道。

青年坐在后座上,眼睛茫然看向窗外,目光却无法聚拢在一处。他神色看着平静,手却将帕子攥得死紧。

手帕上的地址引向的那个人,他其实猜到了几分,毕竟从小被当成继承人培养起来,脑子绝对不算笨。现在仔细一想,当年黄雷莫名其妙去世的那些疑点一一串联起来,所引出的即使是最不可能的事,如今却如同板上钉钉的事实一般。再加上临走前黄磊的那句话,他更是肯定他的猜测已八九不离十。越是这么想,思绪越是飘起来,恨不得这车再开快一点。

 

兜兜转转十余载,即便是有了心理准备,再一次见到黄雷,他仍觉得像在做梦一般。

 

他哥哥还是记忆里的模样,笑起来干净又温和,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一个人在这冷清的住处呆了十一年,早就被生活磨平了棱角,也觉不着什么大喜大悲,这一日看到黄昊推门而入,却真真是惊喜交加。

黄昊这次回国,本就是凭着一份执念,他的生活因为黄磊的到来天翻地覆,他过得不好,自然也不想让黄磊好过,而如今见到黄雷,心里哪还容得下其他,所有意图报复的心思都被抛在脑后,当即决定要带他一同回英国。

他哥哥摸着他的头笑着说好,一如小时候面对他各种无理取闹的要求时那样。

 

十一年前黄磊保了黄雷一命,十一年后又让黄昊与他重逢,也算是仁至义尽。

 

孙红雷原本在床上打滚,见黄磊进来,马上一个鲤鱼打挺地直起身来。

“磊磊,你看我今天凭借着敏捷的身手和强大的气场直捣你二叔老宅来了一出擒贼先擒王,立下了这等大功是不是也该有啥奖励啊?”

黄总裁听罢把眉毛一挑,“你要啥奖励?”

他仗着和黄磊小时候同穿一条裤子的交情,又比他年长一岁,私下里也不存在上下级的概念,便相当潇洒地把手臂往黄磊身上一搭,想也没想就往他家总裁的脸上亲。

亲就亲吧,发出的声还挺大,愣是把原本好端端的氛围带出了一丝黏黏糊糊粉红色的味儿。

黄磊也没躲,他的领口因为刚才一折腾敞开了些,声音低沉下去,“这就是你要的奖励?”

“我的磊我爱怎么亲就怎么亲,这怎么能算是奖励呢!”孙红雷狠狠一拍床面,转过头冲黄磊正色道,“我不管,反正你现在欠我一人情,我要你在明天的例会上狠狠夸我一顿,能怎么夸就怎么夸,往死里夸,气死黄渤这臭不要脸的,居然强行让你英雄救美,你说他怎么那么心机?”

“……”

 

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黄总裁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在例会上花了整整二十分钟点名表扬了生产部以及生产部长。孙部长眼睛虽小,里头那嘚瑟的劲可一点都不少,一边嘚瑟一边还冲黄渤挤眉弄眼,后者又好笑又无奈,只能摇头叹气。

“孙红雷你看你那小人得志的样,一会散会了你可别撒开蹄子满公司的疯跑,小心再摔着脸。”

 

徐峥回来上班了,坐在角落里和这闹哄哄的气氛脱节了似的,望着某处发着呆。黄总裁撑着下巴看着他,想着还是和他谈一谈比较好。

 

会议室里人力资源部长和生产部长你一言我一句地拌着嘴,背景配以小猪鹅鹅鹅的魔性笑声。今天的公司上下,也仍旧演绎着平淡又有趣的日常。

   

前几棒的太太们都贼厉害,恨自己低产似那啥(嚎啕大哭。

黄小厨

小言风!小言风!小言风!

一个磨磨唧唧扭扭捏捏的谈恋爱的故事。




街对面的铺子在空置了一个多月后,终于有了新的主人。

那阵子正是七月天,黄渤冰激凌店的生意好了起来,逛街的小情侣们手拖着手嘻嘻笑笑走进店里,一份草莓芭菲,非要你一勺我一勺互喂着吃,还嫌这奶油不够甜似的。黄渤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一意给顾客挖着冰激凌球。他这一行做得挺久,久到后排居民楼里曾经摇摇晃晃出来打酱油的男孩都快过完了青春期。楼里的小孩都喜欢他,进门来扒着柜台仰着头,奶声奶气地冲他说:“叔叔,给我来一个甜筒。”

他忙忙碌碌,一站就是一整天,每晚打烊之后只想着回去好好洗个澡,再舒舒服服往自己床上一躺。他睡眠质量其实不太好,老失眠。

回家的时候习惯性往对街一瞥,看看那间正在装修的铺子,也不知道会是家什么店,就见到门口围着三块高高的板,上面印着四个黄色的大字:敬请期待。

 

黄小厨正式开张的时候黄渤正在给一个小姑娘做甜筒,听到街对面一阵闹哄这才抬起头来。原本神秘兮兮立着的挡板已经被撤了下来,挺大的门面,正中悬块招牌,上书三个龙飞凤舞的字:黄小厨。店门口一左一右站着两个服务生打扮的青年,正卖力吆喝着:“黄小厨今日开张,各色菜肴一律七折——”

 

原来是开了家饭馆。

 

本来就是吃午饭的点,半个小时还不到,就聚拢了好几层看热闹的人。左边那青年看着机灵,他生得挺俊俏,笑起来颇有几分网骗的意思,冲上去拉住人姑娘的小臂不撒手,这位姑娘,你长得这么好看,进来吃个饭呗,鹅。另一个皮肤白些也腼腆些,嘴一抿,露出俩酒窝。

逛街的小姑娘三五成群,半推半就进去了好些。

 

呵,还带这么做生意的哦。黄渤远远看着,忍不住冷哼一声。

 

北京虽属温带,夏天受副高一控制,照样热得人发晕。吃饭的人从店里排到店外,火热程度和这天气略有一拼。黄渤伸着脖子正在看热闹,柜台突然被人重重一拍,惊得他一个哆嗦。

“卧槽别吓人啊?!”他条件反射向左边一躲,手肘撞到墙上,动静大得连带着上头挂着的营业执照也抖了三抖。

“对不起对不起,没想吓着您。”始作俑者努力想摆出一个诚恳的正经表情,他眼睛老大,里面的笑意藏都藏不住,边道歉边回头往黄渤之前看的方向张望了几眼,问:“刚刚在看啥呢,这么投入。”

“还不是对面那家新开的饭店,都吵吵闹闹好几个小时了,也不知道那老板是怎么想的,这年头居然还想着用美男计来拉客源。”

“甭管他用什么计,你看他们生意那么好,那就是好计,”男人指了指门口排队的那群人,冲黄渤说,“你帮我数数那儿的人数,有多少个排队的,你就给我做多少个甜筒,我一会让那两个使美男计的来拿。”

黄渤愣了一秒,有点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你在那儿上班的啊?”

“我?我是那儿的老板。”

 

黄小厨的生意依旧火爆。等位的时候还有免费的甜筒吃,客人对饭馆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黄渤从那两个服务生的口中打听到,他们老板叫黄磊,经营着饭馆的同时也顺带着收了几个徒弟,做饭贼好吃。

自从第一天中午店门外排队的食客对黄渤的冰激凌一通赞美之后,他意外地荣升成了黄小厨的长期合作伙伴,每天给街对面等位的顾客供应甜筒,生意竟比往年夏天好了一倍不止。

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大眼睛的老板偶尔会靠在门口发发呆,起初看到黄渤只是点点头打个招呼,后来干脆穿过马路,跑过来找他聊天。

 

“小渤你这店开了多久了?”

“小渤你这儿什么口味的冰激凌卖得最好?”

"小渤你今天生意不错啊。"

"小渤你一般午饭怎么解决?"

“小渤,你以后干脆上我这吃饭得了,反正也就多一双筷子的事情,我不收你钱。”

 

那一年北京入秋稍晚一些,然而九月下旬的免费甜筒已不能成为吸引客源的理由。黄小厨推出了新的活动,饭后赠送的热腾腾的柿子饼就是其中之一。

黄渤起初不太好意思去对街蹭饭,那天被黄磊强行拉去尝了几个菜之后,就真有点收不住了。

黄磊做饭真的贼好吃。

冰激凌店关的早,他就跑到对面去帮忙。黄磊进了后厨房忙活了一会,端出来四碟热腾腾的菜,起名黄小厨四大碗儿。

有时候下酒,有时候就着白米饭。一顿饭能吃上个把钟头。

 

“黄老板黄老板,就算现在天气冷了没人吃冰激凌,你也得照顾着点我的生意啊。”

“诶小渤,你可别得寸进尺啊。”

 

黄渤回家的时间渐渐晚了,偶尔甚至会呆到黄小厨关门的时候。他俩的家离得不远,正好顺路。

步入深秋的北京,路边积着层薄薄的杨树叶。黄磊不走寻常路,每一脚都要踩在叶子上。

“我小时候就可喜欢玩这个,小渤,你听这喀拉喀拉的声儿。”

他翘起的头发随着步子一颠一颠,后脑勺的发旋被染成月牙白。

 

孙红雷是黄磊的朋友。他高个子小眼睛,成天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蹭起饭来毫不含糊。黄磊在角落里搭了个桌子,名曰软饭角,专门给他留着。自从黄渤也来蹭饭之后,这小角落的名字也得改了,现在叫做友谊天长地久,孙红雷自然是最高兴的,嘴巴一咧,诚恳地表示他愿意每天来这里直到天长地久。

“小渤,我听磊磊说你开了家冰激凌店,那我以后要是带着女朋友上你那,你可不能收我钱呐。”

 

双十一那天凌晨黄磊网购了五台电视,从那以后起每到晚上七点,新闻联播的音乐就响彻整个饭馆。

装了电视就是不一样,黄渤坐在友谊天长地久的角落里,拿着遥控器换着台。八点档的家庭伦理大剧,十点档的国产电影。

孙红雷晚上有事没来,男人帮就剩他们两个。电视里一场电影放到十一点半,结束后俩人收拾收拾馆子,就准备回家。

黄渤酒足饭饱,他半张脸缩在厚厚的围巾里,靠在墙边看黄磊锁门。也许是那场电影给撩的,他兴致突然有些好,话没过脑子就溜了出来。

“哎,来我这吃个冰激凌呗?”

“这么冷的天你请我吃冰激凌啊。”

 

他俩靠在打了烊的饭店门口吃甜筒,说话时嘴里哈出团团白气。手表上的数字在滴答声之后跳到12,他们那片街区静的早,孤零零的路灯一照,就把影子拖得很长。

黄渤老大一人,非要学人姑娘吃草莓味,舌尖在冰激凌的旋儿上一卷,又甜又凉,不一会就被口腔暖得融化开来,再心满意足地咽下去。

那儿环境挺好,氛围更好,就算嘴里满是甜得腻人的味道,也算是没辜负对面长亮到此刻那一户鹅黄色的灯光。

 

黄渤做起了热饮的生意。依旧是逛街的小情侣,依旧手拖着手。双颊红红的小姑娘要了杯热可可,转过头冲身旁的男孩笑得明媚。黄磊靠在柜台边,看到黄渤的刘海上沾到了水,想也没想就伸手想帮他擦。结果人家可不领情,头往后仰了仰,给躲开了。

“诶,别动手动脚的啊。”

“怎么,还不让碰啊。”

还是这么冷的天气,坐在台阶上吃甜筒似乎成为了每周三打烊后的日常。黄渤老说黄磊眼睛太大,里面藏着什么感情总是让人一目了然。他自诩喜怒不形于色,然而再些微的表情也能被黄磊尽数看了去。

 

友谊一天天变质发酵,而彼此心照不宣。对他俩而言,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其实也就一个眼神的事。

 

孙红雷一向是最大大咧咧的,最近也开始嫌他们不害臊。

“你说怎么姓黄的都一个德性呢,本王真是没眼看。”

话虽这么说,饭还是要天天过来蹭的。

 

周三的甜筒活动举办了四轮就给取消了,黄老板表示要不是为了和小渤多说会话,谁肯吃着这么凉的东西一边吹着冷风啊。

 

 

 

冬去春来,黄小厨新推出了一批时令菜,由专业美食试吃家黄渤先生和孙红雷先生倾情推荐,吃过的都说好。

当然还少不了最新优惠——只要在对街的冰激凌店里消费,凭该收银条到黄小厨吃饭,店里所有的菜肴都能打个九折。


END

【磊all联文】公司那些事

第二棒!

磊all  磊all  磊all 


全公司的人都知道,生产部的孙部长人高腿长低音炮,对待女同事耐心又绅士,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脾气不太好。

曾经有一男职员在背后质疑他的颜值,各种添油加醋的八卦轶事信手拈来,一度成为生产部职员们赖以为趣的午间话题,这事儿最后传到孙部长耳朵里,罪魁祸首自然躲不了被碟一顿的悲惨命运。部门里的元老人物至今都能回忆起来,说孙部长穿着擦得程亮的尖头皮鞋踹着该男职员的屁股,踹解气了把脱下的西装外套往肩上一搭,白衬衣愣是没起半点皱褶。

这下可倒好,逼也装了,威望也立了,部门的业绩嗖嗖地往上蹿了,在黄总裁眼里的地位也就提升了。

孙红雷对同性凶神恶煞,唯独对他的黄总裁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不大的眼睛弯成两条缝,双手拿着业绩报表恭恭敬敬往前一送,黄总裁一记眼刀甩过来,卡在喉间的“磊”字愣是变了个调,脱口成了一句带着讨好的“黄总裁”,声音里的求表扬意味藏都藏不住。

“红雷,说了多少次,业绩报表开月会的时候交,你每个礼拜都要给我来上这么一出,是不是有点缺心眼啊。”

“总裁先生,我这不是想让您早点知晓我们部门这个月的大致情况嘛。”

 

黄磊和孙红雷。

小时候穿着开裆裤在胡同串子里你追我赶绝对是他们成长的人生中不可磨灭的一笔,彼时黄磊还没练就现今眼神一扫不威自怒底下不约而同正襟危坐的深厚功力,整天追在男孩身后红雷红雷的喊着,被同龄人揉乱头发只是腼腆笑笑,一副讨人喜欢的乖巧模样。孙红雷自然是孩子王,叼根牙签就是黑帮老大,偷偷从家里顺出母亲的白围巾,三伏天也要挂在脖子上。

少年将塑料枪往腰上一别,语重心长地对矮他半个头的男孩说:“磊磊啊,等咱长大了你还跟着我混,你大哥我保你荣华富贵。”

男孩配合地点点头,在心里说句大傻子。

 

殊不知风水轮流转,一晃眼谁是大哥谁是小弟,现在已经很清楚了。

 

孙红雷在面试的时候才知道他即将任职的那家公司是黄磊的所有物,之前他一直以为那属于一个与他年少时的伙伴同名同姓的陌生人,然而隔着面试的桌子他曾经的竹马对他微笑,大眼睛明亮如初。

他们之间断了将近八年的联系,这也不妨碍友谊重新加热升温。

他们熟络了之后孙红雷拍着胸脯说:“磊磊的大半辈子都是跟我在一起过的!”他平日里不提这些,私下聚餐的时候可没少嘚瑟,无非是想给其他几位部长一个下马威,他的磊磊岂是闲杂人等可以动的。

黄磊老说孙红雷傻,从小傻到大,其实他心里自有一杆称,用来量小时候在胡同口那棵国槐树下,一点一点攒起的感情和早已变了调的友谊。

他知道觊觎黄磊的不止他一个,实力强劲的也不止他一个。

黄渤就是其中之一。

人偶(3)

       那顿晚饭之后,他俩的来往勤了许多。

       他师公打蛇顺杆上,一双眼睁得老大,慢条斯理地说着煽动人的话,“小渤你看,你一个人住,我呢也一个人住,你不如上我家吃饭,一来你不用自己下厨,二来又有人喝酒唠嗑,岂不美哉?”

    “你养的那个人偶呢,人偶不是人?”

    “人偶可不能帮我打下手。我跟你说,你来我这吃绝对值,你相信我。”他师公正在烤饼干,背对着午后的阳光从厨房探出半个身子跟他说话。他穿着白围裙,戴着粉色的加厚手套,那架势俨然是个职业糕点师。不过一会烤箱的嘀嗒声停止,整间屋子都漫着股奶香味,闻着就让人垂涎。

       他最后还是被说动了。

 

       蒸腊鱼、炝炒圆白菜、鲜花椒凉瓜、芽菜肉末四季豆、莲藕排骨汤。一礼拜的时间,每天翻着花样的来,愣是把他师公的拿手好菜吃了个遍。

       黄渤吃人嘴软,每一顿饭都被他添油加醋赞美一番。这个好吃,那个也好吃,简直人间美味,说话的时候腮帮子里塞满了饭。他师公笑嘻嘻地给他夹菜,说,来,小渤,这鱼你再多吃一块。

       与他一模一样的人偶坐在左手边,两颊同样鼓起来,一边扒拉着饭一边含含糊糊地冲黄磊抗议:“你怎么不给我夹菜呢。”

 

       刷碗的任务自然而然落到了黄渤身上,人偶吃完饭就跑进房里把门一关,他师公靠在厨房门口,有一搭没一搭聊聊家常。

       每晚十点准时回家。

       回去的时候吹着晚风,酒意上头,倒也不觉得冷。

 

       他师公为什么只买了他的人偶,他到底还是没问出口。

 

       迷你师公表示很不开心。他穿着黄渤给他买的格子睡衣坐在门口的软垫上,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质问他刚回到家徒孙:“小渤你这个骗子,你每天出去大鱼大肉好吃好喝,我还得自己搞定晚饭。”

       黄渤哭笑不得。“当初让我去吃饭的是你,现在不开心的也是你。老话讲不作死就不会死,你这么厉害的脑子怎么这点弯都转不过来,这事儿可怪不得我,天地可鉴啊。”

       他师公一记眼刀飞过来。只可惜他太矮,只能仰着头瞪黄渤,湿漉漉的刘海盖在额头,手上还抱着瓣吃了一半的橘子,看起来一点威慑力也无。

 

       黄渤盘算着回青岛几天,吹着家乡的海风尝尝海鲜游游泳。人偶自然是不能带的,把他那对一日三餐挑挑剔剔的师公托付给谁是个大问题。为此他特地列了张可能腾得出空的好友清单,最后鬼使神差地拨通了孙红雷的电话。后者一听是这等趣事,立马豪爽地表示他家大门永远为黄渤打开。

    “黄渤啊黄渤,你是傻呢还是傻?你把磊磊放我这,你不怕我把他给玩死啊?”

    “你玩他我不介意,随便玩。就是这事不能和黄磊说,我知道你俩关系好,但这不意味着你能跑去给他通风报信,知道?”

    “知道知道,多带点土特产回来,你可以滚了。”

      黄渤离开的时候一步三回头,不是担心他师公,而是怕孙红雷整出些幺蛾子。他越走越觉得自己又做了个不太明智的决定。

      他好像真有点五行缺心眼。

      迷你师公更不开心了。他本来体力就不太好,现在又被一个高他六倍的人类追着满屋的跑,追着他的人边跑还边扯着嗓子喊:“磊磊,你咋变小了还这么胖呢。”

      人偶虽然是流水线上的产品,性格上和思想上却与真人无异。对于一款黄磊的人偶而言,给人洗脑的能力就是开发时设定好的必然技能。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更何况对手是个孙红雷。

      他住进去的第二天就已适应良好。可以面无表情地对孙红雷天马行空的逻辑和过分夸张的肢体语言进行大批量忽略,敌疯癫若脱兔,他沉稳如磐石。

    “红雷,今儿个天气这么好,咱上黄磊家蹭饭怎么样。”人偶故技重施。他坐在沙发扶手上吃葡萄,电视里正播着红雷强行放给他看的《潜伏》。

    “磊磊你是不是当我傻,我答应过黄渤不暴露他的,当时你也在旁边听着,现在你怎么可以提这种提议呢,你真是太阴险了。”孙红雷义正言辞地谴责他,边说边狠狠地把葡萄往碗里一砸,特入戏似的。

    “不是,红雷你看,我跟你这么久的朋友,我什么想法你知道,现在小渤什么想法你也知道一些,你答应了小渤是应该遵守承诺,可是你确定你是在帮他?挑明了说总比藏着掖着好,你智商这么高,这点肯定想得清楚,”他嘴上说着,手上还在剥葡萄皮,看了看孙红雷犹豫不决的神色,又加了最后一句话,“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红雷,你到底帮不帮我?”

    “磊磊,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经过深思熟虑,我孙则成同志决定马上叛变。”

      ——马上叛变。    


这是你的拖拉机吗 ?(1)

    乡村风AU。文有毒,慎入。


    他隔着老远就看到了横幅。

    左右两端系在路旁的苹果树上,布条在风中绷得很直。红色的底,上书五个金黄大字:欢迎新老师。

    终于快到了。

    黄渤舒了口气,他的汗从发间滑落进白衬衫的领口里,在背部晕成透明的一片,里头的黑色背心清晰可见。骑了一个小时的自行车,期间不知道腹诽了多少次自己的没事找事——这还真怪不得其他人,谁让他在主任问起谁愿意去支教时把手举这么高的。

    远远地跑来一人,大概是因为天气热的缘故,奔跑的速度有点慢。他骑近了看到来人也穿着件白色衬衣,领口熨得笔挺,袖口卷到手肘上面。大眼睛,鼻梁上架副眼镜,笑起来特有感染力。他一上来就握住黄渤的手,根本没嫌弃上面湿漉漉的汗,真诚地说:“我是极闲村的村长,姓黄,单名一个磊字,你叫黄渤,咱俩是本家。这么热的天还劳烦你大老远跑来,真是辛苦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块手帕递给他,后者胡乱地拿它抹着汗水,那手帕里有阳光暖烘烘的味道。

   “你们这地儿吧,主要是车开不进去,我这幸亏借了辆自行车,要是单靠我这双腿走,估计就死半路上了。”

   “我刚接到的通知,下周啊就有人来修路了,你回去的时候就不用这么辛苦了。”村长说话的时候老带着笑,刘海薄薄一层盖在额头,大眼睛盯着你瞧,看起来特别亲切。他还主动帮黄渤推自行车,边推边说:“你这阵子住我家,一会儿先去冲个澡,等三四点的时候我带你熟悉熟悉村子。”

 

    他冲了个凉水澡,换了身干净衣服,也不管还滴着水的头发一头扎进被子里,整个人呈大字一趴,这才觉得舒服多了。村长家盖了两层楼,楼上是主卧和客房,楼下是客厅和厨房。村里地多,房子盖得也大,比自家城里那间小公寓不知道宽敞了多少倍,而且这里空气也新鲜,民风好像还挺淳朴,要不是还得养家糊口干脆就搬过来住得了,他迷迷糊糊地想着,眼皮渐渐沉起来,在头顶风扇呼啦呼啦的响声中,竟也迅速睡了过去。

 

    他是被楼下的吵闹声吵醒的。他推开房门看到楼下客厅里站着两个不认识的人。一个高个子,剃着平头,小眼睛。另一个留着平刘海,皮肤挺黑。两个人原本在手舞足蹈地交谈,听到声音之后不约而同抬起头来。小眼睛那个最先反应过来,蹬蹬蹬地上了楼一把握住黄渤的手,他拽得可有劲,一边拽一边挤出一个贼兮兮的笑,说话的口吻语重心长,“你好,你就是新来的外语老师吧。我叫孙红雷,是这个村子里的老大,也是这个村子里最好看的人。我听说你来,特地上死胖子家看看你,你记住,进了这个村子,是要每个礼拜向我交保护费的。”

“红雷哥,你别一上来就吓唬人家啊,”平刘海的青年也上了楼,对于一个偏远的村子里的人而言,他那闪闪发光的耳钉和偏黄的头发未免有些过于新潮了。青年自来熟地拍着黄渤的肩膀,声音里的煽动意味藏都藏不住,“我是小猪,旁边那个小眼睛是我的跟班,我才是这个村里最好看的人。”

    黄磊回来的时候,正看到孙红雷和小猪一人抱着黄渤的一条胳膊,闹闹哄哄偏要他说出谁更好看。黄渤初来乍到,怕得罪人也不敢说些什么,只能在拉扯中摆出一张生无可恋脸。倒是村长怒了,大喊一句:“乖乖快去咬这两个臭不要脸的!”

    两人这才在狗吠中作鸟兽散状跑了。